娱乐新闻

山东两家农商行评级遭下调:净利同比下滑超30%_财经频道_东方资

发布日期:2020-08-01 01:15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中国货币网公布两则报告显示,两家银行的主体信用等级以及相关债券评级遭下调,涉及的银行分别为山东阳谷农商行(下称“阳谷农商行”)以及烟台农村商业银行(下称“烟台农商行”)。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两家银行均为农商行,而从以往情况来看,评级遭到下调的银行性质一般也为农商行。某评级机构人士向蓝鲸财经指出,评级主要是为发行债券融资服务的,而在银行当中,农商行作为发债主体,其抗风险能力更弱,资质更差,问题更多。

对于两家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及债券评级均遭到下调的问题,上述评级机构人士表示,这是正常操作,也是评级机构履职尽责,“包商事件后,一些个别地区的中小银行尤其是农商行,资产质量下滑、不良率提升,拨备不足等风险开始逐渐暴露,各地监管部门也加强了对属地银行系统性风险的排查与管控。”

具体来看,在烟台农商行方面,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将其主体信用等级由 AA-调降至 A+,评级展望由负面调整为稳定;“18 烟台农商二级 01”的信用等级由 A+调降至 A。

数据显示,烟台农商行的2016年至2019年,烟台农商行营业收入分别为13.99亿元、14.26亿元、13.99亿元、12.58亿元。在净利润方面,烟台农商行的净利润已经连续三年出现下滑,分别为2.36亿元、2.05亿元、1.84亿元、1.39亿元,2019年较2018年更是下滑了32%。

该行资产质量方面,近年来,烟台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大幅提升,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烟台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3.61%、4.58%和8.82%;而拨备覆盖率也在不断收窄,分别为152.08%、125.49%、76.70%,早已低于监管要求。

此外,中诚信认为,烟台农商行的贷款集中度高,资产质量易受单一客户和行业波动影响,逾期和借新还旧等贷款占比高,资产质量进一步下行压力大。

在资本充足率方面,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烟台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84%、12.74%、10.81%。“息差收窄和拨备计提压力上升导致盈利能力持续弱化,资本补充压力上升。”中诚信指出。

无独有偶,阳谷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以及债券评级本次也遭到下调。评级公司联合资信出具信用等级公告显示,确定将山东阳谷农村商业银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A,同时该行2016年二级资本债券(人民币3亿元)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A- ,评级展望为稳定。

联合资信在报告中指出,2019年以来,阳谷农商行作为区域性农村金融机构,具有客户基础夯实、存款稳定性较好等方面优势,但其信贷资产质量严重下滑、不良贷款率以及逾期贷款占比大幅上升、关注类贷款占比高、拨备已严重不足并由此导致资本充足水平明显下降,且资本面临补充压力等因素对其经营发展及信用水平可能带来的不利影响。

数据显示,2019年末,阳谷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快速上升,由上年1.90%的水平飙至7.82%,而贷款拨备率浮动不大,从2018年末的3.24%浮动至3.44%。联合资信在报告中指出,该行信贷资产质量面临较大下行压力,贷款拨备已明显不足,信贷业务风险管理面临较大压力。

联合资信提到,考虑到阳谷农商行不良贷款结构复杂且大额不良贷款居多、处置难度较大,预计短期内上述指标将难以改善至监管要求水平。

从盈利方面来看,2017年至2019年三年间,阳谷农商行的净利润分别为1.72亿元、1.30亿元和0.80亿元,呈现逐年下滑的趋势。评级报告指出,由于该行负债期定期存款占比较高,资金成本压力较大,盈利指标明显下降,盈利水平承压。

中诚信国际金融机构部高级副总监费腾日前指出,近几年银行业的业务结构调整使得负债端也出现了一些变化,最主要的就是对市场资金的依赖度减弱,存款在负债中的占比呈现上升。

“但是不同银行也存在着一些区别,比如国有银行和大多数农商行它的负债来源主要是存款为主,而股份制和城商行同业负债的占比较高,所以其同业负债下降更加明显。”费腾进一步表示,在经济下行、同业竞争加剧和资管新规等因素的作用下,银行普遍面临着比较大的吸存压力,中小银行由于品牌影响力和业务资质影响,存款压力会更大。

公开资料显示,阳谷农商行前身为成立于2006年的阳谷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2014年以变更组织形式的方式筹建成立。截至2019年末,该行注册资本为7.16亿元,资产总额为211.71亿元。

烟台农商行是在原烟台市芝罘区、莱山区、福山区、牟平区及烟台经济技术开发区5家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基础上,于2012年6月15日获批筹建。截至2019年末,该行注册资本25亿元,下辖107个营业网点。

Power by DedeCms